Azusa.

「 为什么你总是穿得一身黑? 」
「 我在为生活服丧,我不快乐。」

狼与兔【无双/复问】

好久没写文生疏了不少,但是没有新的粮吃就只能自己动手了!完全是为了开车而开车,废话一堆,可能我比较慢热(其实就是废话多),希望能满足到大家想**傻白甜小画手的心情,嘻嘻




当吴复生警告一样地扔下手控炸弹的遥控器后,身后震耳欲聋的爆炸将李问仅存的一点三观给轰塌了。他还沉浸在刚刚目睹的杀人案中战栗不止,李问在加入这个犯罪狼窝之前其实已经做好了一些心理准备,但是他没想到事发如此突然,他的手从刚开始就一直抖到现在,枪也拿不稳,防弹衣也穿不好,甚至在看到幸存警察的时候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明明只是个畏畏缩缩到处打洞藏身的兔子,怎么就入了狼窝了呢。

李问埋头看着自己干干净净的双手,在不久之前,这还是一双画师的手,但是现在他感觉上面沾满无辜人的血,再也洗不干净。李问把自己缩在座位里,满脑子浆糊。

一直到吃饭的时候,李问依然低着头,一方面他知道自己刚刚表现得很让人失望,油墨只抢到了两桶,剩下的都被吴复生突然地发神经给毁了,这个李问是有一定责任的,一方面他萌生了退出的念头,李问只是个艺术生,这双手只拿过画笔,现在要他把着枪去杀人,他做不到。

“你不要去杀人了!”李问说出这话的时候就后悔了,眼里带着害怕的雾气,他怎么有胆子去要求他的老板。

餐桌一下子安静下来,bobby和四仔放下了喝得正兴的酒杯,鑫叔小声嗔怪“阿问...”,华女看了一眼老板没说话。

“我杀人?你以为我想杀人!”吴复生冷笑一下,李问顿时感觉空气降了八度,“我那是在救你!”

“那其他人呢,他们没有看到你,这次只抢了两桶,以后也一直靠抢靠杀人吗!”话已经说出来了,李问干脆直接全盘托出。

气氛顿时低到零度,房间里的六个人凝固成一幅画,空气里开始弥散火药味。

吴复生微微仰起头,嘴角似笑非笑,眯起眼睛看着李问,狼一样的视线似乎要把眼前这个张嘴乱说话的兔崽子给烤熟了。

李问对着吴复生的眼睛,手脚冰凉,冷汗从后背冒上来,心里怕极了,却突然无端地生出流泪的冲动。

“你不要杀人了,油墨的事情我来想办法,你别再杀人了,以后都听你的。”话刚出口,眼里的雾气陡然浓郁起来,眼眶红了,眼镜片上也开始模糊。真是太没出息了,李问想骂自己。

吴复生突然站起来,往门外走去,吓得桌上几个人一惊,“你给我过来!”严厉的话说出口,李问自知有罪,刚刚顶撞的神气一扫而空,偷抹了把眼睛,耷拉着耳朵乖乖的跟在大佬后面。

“少爷,阿问他不是那个意思...”鑫叔跟李问共事时间最长,心里有些战兢兢的。华女按住了鑫叔,让他别管老板的事了,免得惹祸上身。“唉…”鑫叔无奈地坐了下来,给自己倒了杯酒。

李问一路低着头跟着吴复生的脚步走,一直走到吴复生房间门口,吴复生打开门,一把揪住身后的人,扔进房间。李问被突然袭来的力道直接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,摔得很痛,半边身子疼得爬不起来,他慢慢吞吞地忍着痛想站起来,结果吴复生嫌他太慢,直接薅住领子提起来,三步并两步丢到了床上。

眼镜在大动作下被甩掉,李问眼前一片模糊,脑子也转得慢了。他支起身子想找眼镜,结果被吴复生一把摁在床上,捉住了乱动的手,压在身下人的耳侧。

这是什么?这是什么意思?李问觉得自己脑子已经不够用了,惶恐地看着自己上方的男人,“你干什么,你发什么神经!”

吴复生卡住他的下颌,俯下身,李问眼里模糊的人像慢慢靠近清晰起来,“以后都听我的?”吴复生感到身下的人在发抖,笑了一下,似乎很满意李问对他的恐惧,“我告诉你,不管之前还是以后,你都要听我的。”

https://shimo.im/docs/oeWBPCN25zYEELUj/ 

评论(20)

热度(88)